在线看黄AV免费,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,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,国产AV网站,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,在线看不卡日本AV,打造一个高速,高清的在线观看的电影网站!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制服派对
制服派对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在线看黄AV免费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 国产AV网站 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 在线看不卡日本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这个派对是丫颖的大学同学发起的,丫颖非常期待是次活动,因为可以让他向旧同学们炫耀,让人羡慕他有这幺漂亮的女朋友。而且,派对主题是制服诱惑,正是丫颖的最爱,他早就为我準备好该天的服饰

派对有四、五十人,同样在酒吧举行,到达酒吧才换衣服。当丫颖牵着我走进酒吧后,酒吧内的人都突然静下来,丫颖故意晚一点才到,好让自己进场时能成为众人焦点,他十分享受人们这种目光注视。

这时我穿着大褛,里面是长毛衣和马裤,内里没有穿内衣,但在大褛的遮掩下,人们并未发觉我的身材有多棒,只是我的外貌及身高带来惊艳,丫颖期待着等会儿换上制服后再一次的震撼全场,他跟众人简单介绍后,便带我去更换衣服。

我的制服是校服,宝蓝色的衣领,白色的布料,白色的超短裙子,裙襬是宝蓝色细条綑边。白色的布料通透非常,能够清晰看见内里没有 bra 亦没有内裤。

上衣长度仅仅能盖过乳房,因布料通透,上身坚挺高耸的巨乳清楚透现,粉嫩的小乳晕及小乳头挺立着,顶着布料,加上乳房巨大,撑起短小的上衣,只要稍微转个角度,便能直接看到乳房的南半球。不过,即使没有迁就角度,在通透的布料下,我的乳房都能清晰看到了,与裸体没甚幺分别。

裙子长度仅仅盖过屁股,坐着时裙子缩短,整条大腿外侧尽现人前,站着时稍有弯腰,屁股亦表露无遗。加上我一双修长白晳的美腿,即使是站着,雪白的长腿依然吸引着人们的目光,尤其裙子下的一团黝黑,阴毛的透现更是惹人细看,背后圆浑的屁股亦充满诱惑。

换好衣服后,我将长髮左右各束了一个圆形髮髻,就像春丽的髮型一样,这也是丫颖吩咐的,镜前一看,我的装扮连自己也感到呼吸急促,更别说是其他人了。

我缓缓走出去,丫颖已在外头等着我,他跟我一样是校服,但他有穿内裤,且校服大小正常,短袖上衣及长裤,只有我是特别设计。他看到我的装扮点头微笑,非常满意,然后,他牵着我的手走过去。

当我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,又是突然所有人静下来,接着是轰然欢呼,男士们立即上前跟我握手及自我介绍,似是礼貌,实际上是想近距离看清楚我的胴体。他们不断称讚我及跟丫颖说着羡慕的话语,而女生们则呆着的呆着,妒忌的妒忌,不屑的不屑。

有些女生亦主动走上前来跟我握手,但随即抢着跟丫颖聊天,再蠢也能看出她们本来是对丫颖有意思的。丫颖很快道出我这身装扮是由他一手设计的,他也不想人们误会是我是随便的女生,而我亦装作一脸害羞与不自然的样子,这楚楚可怜的神态,加上我的天使脸孔及魔鬼身材的模样,更挑起男士们的加倍喜爱。

那些本来有女朋友的,都丢下女朋友,走来跟我攀谈,有些女生自生闷气,有些走上前来拉着自己的男朋友走开,有些则被男朋友低声斥骂,愤愤然的退到一旁瞪着眼。

人堆中,我看到丫辉丫达丫恆,他们似乎也意想不到丫颖敢让我穿成这样出席派对,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,反正他们私底下跟我玩过,现在就让其他人对我献殷勤,他们可不想被丫颖察觉到我跟他们过份熟络。

一会儿后,众人已介绍完毕,各自返回坐位,喝着酒,细说近况,我留意到男士们都盯着我看,我正襟危坐,不敢乱动,因为裙底春光太易乍洩了,我要顾及丫颖的面子,要表现得像淑女,不能有轻挑的举动。

大家都喝了点酒,音乐越来越响亮,众人开始跳舞。我一脸拘谨的跟丫颖跳舞,丫颖不断讚美我及安慰我,以解我的不安,他见言语没有用,于是,渐渐轻抚我的身体,将手伸进上衣内按摩我的乳房,捏弄我的乳尖。

他明知我是众人焦点所在,依然装作不以为意,在众人眼前爱抚我,我偷看到其他人都一边跳舞一边偷看着我,看着丫颖怎样把玩我的身体。众人的目光使我渐觉兴奋,而且丫颖摸得我好舒服,我的性慾慢慢被挑起来了,我放弃装作拘谨的表情,心情放鬆下来享受丫颖的爱抚及众人渴求的目光。

丫颖亦感觉到我渐渐放鬆,原本彼此跳着缓慢的舞步,丫颖带领着我加快速度,旋即变成节奏急促的火辣热舞。我的心情完全放鬆了,既然丫颖要我玩得奔放,我也不用故作矜持了,尽情热舞,那管春光乍洩,反正丫颖亦要我走光。

一会儿后,丫颖见我完全进入状态了,开始安排我在人堆中热舞,让我在他的同学中转来转去。后来,丫颖更提议交换舞伴,随意起舞,开心就好,他的同学当然乐于答应,争先恐后地做我的舞伴。

我跟他们跳舞时,有些揽着我的腰,有些紧拥着我,有些更胆大地钻到裙子下直接轻抚我的臀部。之后的人也许看到我被人抚摸也不敢出言斥责,更一脸惶恐的模样,以为我好欺负,且丫颖又似乎没有留意到我被人轻薄,行为越来越放肆,更伸入上衣内搓揉我的巨乳。

丫颖一直在附近看着我跟他的同学劲歌热舞,他应该看到他的同学们怎样对我不礼貌,可是,他似乎不介意我被他们轻薄,我心里暗惊,难道他突然发现喜欢看着我被人轻薄?他不会学像丫智一样,爱上这种「情趣」吧?

渐渐地,人们见我不敢言语,终于摸到我的阴户,捏弄我的阴核,挖弄我的小穴,更嘲笑我的小穴又湿又黏。我脸上装作害羞与难过,心里却享受着,渴望着他们越来越放肆,勇敢地拿出热棒,直插我的小穴。

就在我小穴被挖弄得异常痕痒之时,丫颖回来了,他一手拥抱着我,一手起劲地挤压我的乳房,在我耳边细语道:「头先睇住佢哋摸你,我竟然觉得好 high,好想睇住佢地继续摸你,所以我冇阻止佢哋。我都唔知点解会有咁既感觉,你会唔会嬲我唔黎帮你?」

我心里暗呼一声,丫颖真的有了这种癖好,看来是刚刚发现的,但我知道,一但发现后便难以自拔,不能回复当初了,一再盘算下,回答道:「开头有嬲架,但谂谂下我估你有苦衷,先至冇过黎帮我。而家你咁讲,我都唔知可以点好,不过你係我男友,你想点我都会听你话,因为我真心爱你。」

丫颖也许没想到我这幺容易便顺接受了他这个怪癖,他以为我是太爱他吧,才会乖巧地顺从他,所以,他紧紧地拥抱着我说:「你放心,我剩係锺意睇人摸你,头先见到有人用下面磨你,我就顶唔顺,我接受唔到人哋搞你,所以,你只係比其他人摸下,唔需要同佢哋做。」

我回答道:「点都好啦,我相信你,我就听你话,由得其他人摸我,我都想你开开心心,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我,唔好比佢哋更进一步就得架啦,我个人只係属于你,我唔要再同其他男人发生关係。」

丫颖听到我的话后,不断点头答应,不断称讚我乖巧。我心里祈求他真的不会要我跟别的男人做,我对丫颖确实有感情,我不想他变成丫智,他喜欢看我被人摸不打紧,千万不要发展到喜欢看着我跟别人做就好。

之后,丫颖又将我送出去,刚才第一个挖我小穴的人立即走上前来轻拥着我,要跟我跳舞,丫颖亦被另外一些女生包围,他友善地接过女生们奉上的酒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我来不及细看,眼前那个人已挽着我的腰转圈,丫颖离开了我的视线。这个人样貌一般,眼神中的淫意满溢,他毫不隐藏对我的迷恋,才走开几步,他的手已急不及待摸上我的玉峰。

跳着舞着,不知不觉间,我们到了一个暗角处,他忽然拉着我走到后楼梯,这里灯光明亮,他拉高我的上衣细心欣赏着我的乳房,然后才俯首啜吻我的乳房。他又拉起我的裙子,要我张开双腿,细看我的阴户,又伸出手指掰开我的阴唇,看着自己的手指捏弄我的阴核、挖弄我的小穴。

不一会儿,他便将我推到墙边,他掏出热棒,然后从衣袋里取出一个安全套急急忙忙的套上,我装作要逃离他的魔掌,他紧抱着我,立即插入他的热棒。这时,我斜斜的面向着后楼梯的入口处,我无意中看到打开了一道门缝,门缝处有人偷窥,而这个人正是丫颖!

我心里吓了一跳,但那个人已经在抽插我,我禁不住轻声呻吟起来,但心里想到,看来丫颖难以自拔了,他无意地发掘了这个癖好,迅速接受了,更爱上看着我跟别人做爱。不过,看来他与丫智依然有所不同,他不希望我知道,他只喜欢躲在暗处偷看着我被别人侵犯,并没有想参与多人性爱。

我打算等会儿对他试探一下,看看他是否真的只是喜欢偷看我与别人做爱,绝不参与其中,要是这样,我便不用担心跟自己喜欢的人发生集体性爱关係。另一方面,我又可享受着明知他在偷窥,但却是装作不知情而被人侵犯一样,但心里清楚他是故意让别人侵犯我的这种乐趣。

很快地这个人便完事,他千叮万嘱我不要告诉丫颖,不然,他们诬告是我主动勾引他,我当然点头称是,让他心安。我们正欲离去,我见到丫颖静悄悄地迅速逃离偷窥现场。

回去之后,我找到丫颖,我问他刚才在哪,脸上装出一点点心虚的样子,丫颖则一脸担心地说刚才被女生缠上了,眨眼间便失去了我的蹤影,正在找寻我,并反问我上哪儿去了。

我说被人拉到暗角,被他摸了个彻底,装作责怪他没有好好盯着我、保护我,丫颖不断安慰我,并说以后会小心,不会再丢失我。之后,丫颖果然一直在附近盯着我看,而且,再没有人有勇气拉我到后楼梯侵犯我,整个晚上,只有人们摸摸我的身体,没有发生其他特别事情了。

派对完结,丫颖的好兄弟丫辉、丫达及丫恆主动说送我们回家。丫达因为要驾车而没有喝酒,丫颖听到兄弟们的话,也不推搪,就让丫达送我们回家。

回家途中,丫颖又睡着了,头枕在我的肩膊上,就像第一次带我见丫辉他们时一样,看来刚才那些女生灌他喝了好多酒吧。到达丫颖家楼下,我怕送了丫颖回家后,丫达他们又要跟我发生关係,所以,我说我要送丫颖回家。

不过,丫颖似乎真的很醉,不醒人事一样,我一个人无法送他回去,最后,丫达将车驶进停车场,然后他们三人合力送丫颖回去,我跟在后面。

回到丫颖家里后,他们将丫颖扶到睡床上,我先脱下大褛,方便替丫颖脱鞋子袜子,并弄湿毛巾替他抹一抹脸孔。忙碌过后,走到厅中,丫达等人双眼放光的盯着我看,我心里一惊,说道:「你哋望咩呀?」

丫达首先说道:「你一定冇戴 bra,你睇你,飞晒钉啦。」说着,已一把将我拥入怀中,拉起我的毛衣,丫辉等人迅速走上前来帮忙,不到一分钟,我已被他们三人脱掉所有衣服,赤裸裸的靠在丫达怀抱里。

「你哋唔好咁过份得唔得,呢度係丫颖屋企黎架!」我恼怒地说,但心里却想着丫颖是否真的醉了,也害怕着等会儿的谈话,丫达等人会否道出之前曾跟我做爱的事。

丫辉说:「怕咩啫,佢都醉死左啦,头先见你不停比人哋摸,我知你下面一定湿晒,比人咁摸法下面一定好痕,等我哋帮你止下痕啦。」

丫恆说:「係啰,头先睇住你比人摸,我哋不知几难过,几想霸住你,即刻同你砌番镬。」

在他们说话之时,我一直胆颤心惊,不断偷望着丫颖的房间,怎料,丫颖不知何时换了睡姿,面朝着大厅,而且,我发现他似乎正在偷看,因为他的眼珠位置好像折射出光茫。

这时,他们三人开始把玩我的身体,热情地抚摸每一吋肌肤,我作出挣扎,因为我怕丫颖真的在偷窥,所以要装作被逼的样子。他们不理会我的挣扎,只叫我不要乱动。不一会儿,丫达便从后插入了他的热棒。

我趴在地上面向着丫颖的房间,丫达享受地抽插着我,他们三人似乎也持别兴奋,因为在丫颖家里干我,而且,丫颖面向着我们,这种偷情的快感使丫达等人都特别兴奋,不断说着十分刺激。

丫达很快便在我小穴里完事,丫辉立即补上,我口中说着「不要这样」,继续装可怜,因为我不时偷望丫颖,愈益发觉丫颖是在装醉,一直在偷看着我们。

刚刚丫达完事后站起来时,他们三人都紧盯着我的身体,而我的头髮在脸孔前垂下来,丫颖可能以为我看不到他,以为没有人留意到他了,他张开眼睛了。睡房黑暗,厅中灯光虽然昏暗,却也能够映照出他瞳孔的光茫,但随着丫辉跪在我屁股后面,他又瞇眼了,继续装睡。

我努力压抑着呻吟声,不想吵醒丫颖的样子,其实我知道丫颖是清醒的,因为我的头髮垂在脸孔前面,我从髮丝间偷看着丫颖,我看到他半张开眼睛,眼珠悄悄地转动着,在看着他们干我。我亦留意到丫颖裤裆处隆起了,这时候,我终于肯定丫颖不喜欢参与多人性爱,只喜欢偷看我被人侵犯。

因丫达三人的急色,使我这幺快便清楚了丫颖的心态,我心里暗呼庆幸,我安心下来,丫恆亦完事了,在我小穴里射出滚烫的精液。

丫辉说:「哈哈哈,估唔到可以起丫颖面前插你,睇黎你以后都逃唔出我哋五指山架啦,你注定係要比我哋搞,哈哈哈。」

丫达说:「我哋够胆起丫颖面前插你,你应该知道我哋唔怕你话比丫颖知,你以后要听听话话,如果唔係,我哋话比丫颖知,到时係你惊,唔係我哋惊。」

丫恆说:「你放心,我哋会好好对你,我哋只係想同你寻开心啫,唔会要你难做,大家一齐开心就得,我哋开心时你一样开心,互利互惠啫,知道嘛。」

我不断点头希望他们快些离去,还好他们刚才的话语并无甚幺不妥,他们以为我怕吵醒丫颖才紧张得不断点头,因为我还赤裸着身体,他们没有多说甚幺,也不想我为难,更不想真的吵醒丫颖吧,说罢便匆匆整理好衣服离去。

他们以为我会跟他们一起走,但我说想清理一下房子,他们以为我怕留下甚幺毛髮吧,所以就留下我,送走他们后,我回到睡房,这时,小穴的精液缓缓渗出,我立即走到洗手间抹拭一下再回去睡房。

我顺便拿了一条湿毛巾装作要跟丫颖再抹一抹脸,心想希望他主动装作醒来的样子,到时候我再确定一下他的心态。

我轻抹他的脸时,他真的装作醒来了,他看到我裸着身子,装出一脸惊讶,问我怎幺脱光衣服了。我也被吓了一跳,真是的,我怎幺忘了穿好衣服,我胡乱间匆匆撒谎道:「头先比人摸到我有 feel,你又饮醉左,我试下可唔可以叫醒你,然后同你做番次嘛,咁梗係要剥光猪引诱下你先得嘛。」

他听过我的话后,立即将我压倒床上,他飞快地脱去衣服,也不管我刚才跟丫辉等人打真军,他立即插入热棒,快速地抽插起来。看着他一连串流畅的动作,绝不可能是刚刚酒醒的样子,他真的没有醉过,一直看着我被丫辉等侵犯,而且更不介意在丫辉等人打真军之后再跟我做爱。

我心里踏实了,得以证明丫颖不会参与集体性爱便行了,这样,以后他既可享有暴露女友及偷窥女友被侵犯的乐趣,而我亦可以享受在男友前跟别人做爱,一附被人侵犯,却又是明目张胆跟别人偷情的乐趣。丫颖和我各有好处,各自获得不一样的性兴奋,也不算是怀事。

初恋之告吹

本来想一气呵成逐一写出之前圣诞节的每一个香艳节目,但在大家过往的留言中提到一个问题,就是文中并无出现过口交的情节,其实,除了是本人不喜欢外,还有一些原因的。

在事件当中,人们当然有要求过我口交,但因为都被我一一拒绝,这些细节或对话并无影响主要剧情,即使写出来,亦不会令文章生色多少,因此,我亦省去这些部份。现在,我先写出为何会如此抗拒口交,这是和过去一些经历有着关係,男主角当然是我初恋男友丫智。

当时我跟丫智拍拖已有两年,他熟知我并不喜欢口交,因为我总觉得男人那话儿不大好看,儘管能够带给我天大的乐趣,却未能使我多看几眼。要是对方并非我男友的身份,我甚至不愿意用手去摸那个东西。

我知道自己心理很矛盾,一方面愿意跟其他人发生关係,甚至有时候不介意打真军,为何却不愿多看及不愿亲手接触,我也不懂得解释,未能让大家了解。我自己也不大清楚这是甚幺心态,我只知道,我既不想用手碰,更不会喜欢口交,就是这样了。

解释过后,我是时候开始描述那次极不愉快的事件,那次导致我与丫智恋情告终的事情。回想起来,依然感到不快,但是,再不愉快的事件也确曾发生过,我还是希望纪录下来。

当日是跟丫智的朋友聚会,地点是卡拉OK,丫智和我,还有他几位好兄弟友行、子建、丫发及大雄,另外多加了两位我并不认识的女子,他们说是丫发及大雄的新女友。他们一早到了,我和丫智最晚到达,但我俩出现时,我已发觉那两个女生一直盯着丫智看,对我却抛来一眼不屑,然后再没有理会我。

那两个女生一直找话题跟丫智聊天,丫智亦客气地跟他们对话,丫发及大雄亦没阻止那两个女生打扰丫智。他们点了啤酒,开心地唱歌、猜拳和喝酒,我独个儿生闷气,即使友行等人轮流逗我开心,我依然提不起劲。好不容易大家都喝到酒酣耳热,决定离开,再一起到友行的家继续耍乐。

我们分开乘搭计程车到友行的家,我与丫智当然一起,那两个女生本来要跟着乘搭同一辆车,还好大雄和丫发终于开口说话,于是,他们两对情侣一起,我和丫智、友行及子建一起。

在计程实上,友行他们已经暧暧昧昧地说着等会儿的游玩环节,我依然鼓着腮,丫智这才安慰我,直说是帮忙应酬大雄他们的女友,叫我不要生气。这时友行忽然说:「我谂到方法令佢唔再嬲,我哋将佢的怒火化为慾火咪得啰。」

丫智一听,满心好奇,直问友行怎样可以立即使我怒火化为慾火,友行便说:「嘻嘻,我哋今次大胆少少,叫佢而家除左个 bra,剩係着住件恤衫行返我屋企,我谂佢返到我屋企之后,摸一摸佢下面,一定湿晒,仲唔係立即怒火变慾火?」

丫智觉得有理,而我听到友行的话后,心里的怒火的确大半熄灭,随着我幻想等会儿的画面,怒火渐渐消去,加上丫智叫我开始脱衣服,我的慾火便不知不觉地替代了怒火。

不过,我想到了面前的司机,那个司机一直听到我们的对话,他也不断从后视镜中窥看我的动静,暴露的念头使我玩心大起,坐在前座的子建亦扭头过来和议及準备欣赏我脱衣服的过程,我便立即脱衣服。

我先脱去透视度甚高的白色长袖衬衣,然后再脱去粉紫色的蕾丝 bra,我偷偷留意着后视镜,从后视镜中我看到司机不断偷看我,尤其我脱掉 bra 后,一双坚挺亮耸且雪白粉嫩的巨大乳房蹦跳出来,那个司机立即减慢车速,并驶往慢线,以非常缓慢的速度行驶,方便欣赏我的巨乳。

车轮行驶时的震动使我一双失去束缚的巨乳随着晃动,友行已按捺不住伸手把玩我的双峰,但为免司机过份分神而弄而发生交通意外,丫智叫我穿回衬衣。穿好衬衣后,前排的钮扣只扣到双峰中间的位置,领口开着,酥胸半露,乳沟惊现,更因为衬衣透视度高,粉红色的晕及挺立的小乳头都可清楚看到。

我们到达之时,已经看到大雄等人站在屋苑入口处等待,当我们下车后,大雄及丫发迅即发现我的变装,一脸惊喜,而该两位女子则更显不屑,更听到她们似是压低声线、但声浪却清楚传到各人耳中的声音说道:「究竟佢係咪夜总会 d 小姐嚟架?定係酒店服务果 d 高级鸡?着成咁知唔知丑架?」

我听到她俩的话,心里闪过一丝羞耻与尴尬,随即又感到气愤难平,友行及子建为怕再惹火了我,立即嚷着快些起程,并以眼神示意大雄及丫发拉着两个女子先走。丫智亦在我脸上轻轻一吻,我不想扫兴,便不再多说。

沿途都有遇到一些住客,但是,也许环境比较暗,且有着些许距离,没有人留意到我的衣着。直到到达友行家楼下大堂,灯火通明,管理处的保安员见到我后都双目圆睁,不可置信一样盯着我看,更迅速走上前来主动攀谈,眼神一直落在我的胸前。

这时友行竟然出其不意地说道:「明叔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佢想减肥行楼梯上去,但我哋唔想陪佢傻,我地搭 lift 上楼先,我想你陪住佢行楼梯,唔知会唔会麻烦到你呢?」

我已经被友行的话吓了一跳,丫智似乎一样,他双眼睁大了一下,但随即回复正常,我猜想他接受了友行的意见。没想到四十多岁的明叔竟然立即点头答应,更拍一拍胸口说一定会好好保护我,安全护送我上去。

我与明叔走后楼梯,友行家住八楼,因为我穿着高跟鞋,与及之前喝了些酒,才走了两层,我已经有点累。跟我并肩走的明叔问我是否需要搀扶一下,我点一点头,他便一手挽着我的纤腰,一手轻握着我的手掌。我没想到他的搀扶会如此进取,但他的靠近却使我心跳加速,紧张中带点期待。

后楼梯比较闷热,我另一只手抓着胸前的衣服前后拉动作煽风状,口中说道有点热,我装作没有留意这个动作会走光,甚至在拉动衣服时故意解开了钮扣,然后再放开手不再煽动衣襟。

我偷偷低头看过,解开了胸前的钮扣后,再下一颗扣着的钮扣是乳房之下的位置了,加上刚才煽动的动作,衣襟略为打开,乳沟左右两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明叔的目光之下,少许乳晕都露出来了,仅仅没有暴露出乳头。但是,明叔从侧面窥之,有可能看到我的乳头。

我感受到明叔呼出的气体吹到我的胸前,暖暖的、痒痒的,也许我分心留意明叔的反应,一时力不从心,差点向前仆倒,还好明叔眼明手快及时拥抱着我,使我避了一劫。在我向前仆倒之时,明叔迅速放开握着我手掌的手,半转身挽着我的身体,使我有如扑倒在他的怀抱中一样。

我靠在他的胸前,他紧紧地拥抱着我,虽然我还有一丁点害怕,但很快感受到自己的双峰紧紧压在明叔的胸膛上,他身上传来成熟男人的气息,还好像有点古龙水残余的香气,感觉好舒息。

我俩拥抱着大约一分锺,我开口表明没事了,明叔才放开我,继续挽着我的腰拾级而上。我偷望了一下胸前,在刚才的意外中,胸口的衣服歪向一边,我的右乳连乳头都暴露出来了,应该说是整个右乳都暴露在空气中。

明叔就在我右手边,我知道他一直盯着我看,我仍然装作不知情继续走,我们闲聊着,好不容易走到六楼。我稍停一下缓和呼吸及休息,我俩站在平地上,我在此刻才装作发现自己走光了,羞愧地拉拢衣襟。

而明叔这时亦作出反应,立即拥我入怀,然后又将我压在墙壁与他之间,他一手挤压我的巨乳,一手解开我剩余的钮扣,最后拉开我的衣襟,双手疯狂地揉搓我的乳房,又吻又啜的,嘴巴不断含糊地讚美着我。我装作挣扎,当然都被他按住了,变成屈服于他的武力之下。

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儿粗暴,但粗暴中带着激情原素,他扯起我的贴身短裙,起劲地捏我的臀部,他扳过我的身体,使我弯腰擡高屁股,他一手扯下我的内裤,欣赏一下我漂亮而结实的圆浑臀部,抚摸一下我线条优美的一双长腿,最后再扳过我的身体,细看我的阴毛,再伸出手指挖弄我的小穴。

他一手把玩我的双峰,一手情挑我的阴部,挖弄我的小穴,我很快被他弄得情迷意乱。他一身保安员制服,我一身行政装束,却在后楼梯衣衫不整的做出淫乱之事。

突然,楼下传来人声,我俩立即分开,来不及整理衣衫,我胡乱拉上内裤,匆匆朝八楼走去。到达八楼后,楼下的人声没有了,我依然暴露着双乳,裙子束在腰间,内裤边沿露出几缕阴毛,明叔看着我,想再跟我缠绵一下,又传来人声,这次是友行的声音:「仲乜咁耐都未见人既?唔会发生咩事外卦?」

听到友行的声音,方想知自己耗了不少时间了,立即整理好衣装,走出防火门,友行刚好站在家门前,明叔与友行客套几句,我走入屋内,简单述说了刚才发生过的事,友行等人听着有趣,两位女子则更见鄙视。

我们轮流沐浴,之后便集中在友行的睡房,我们开始今晚的主题节目,就是集体性爱,只是这次多了两位女生。两位女生年纪都比我大几年,身材尚算不错,应该都是 C Cup 吧,但有我在场,她们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我们开始跟自己的对手前戏,友行与子建没有特定对手,所以便随意摸摸我们三个女生,那两个女生似乎都知道今晚的活动,或者,只是没有想到会有我这样的大美人出现吧,才会整晚闷闷不乐的样子。可是,现在随着男士们的抚摸,她们渐渐面露笑意,一脸享受,忘了我的存在。

友行又再拿出震蛋与震棒,并用这些东西招呼我们三个女生,呻吟声此起彼落,才三数分钟,我表演了一次潮吹,那两个女生看得目瞪口呆。我获得无比的舒畅感,期待着丫智的进入,然而,丫智并不进入,是友行首先插入我。

虽然我感到一丁点失落,但想到丫智就是喜欢看到别人干我才会有更大的乐趣,我很快释怀,享受友行带给我的欢愉。不过,就在丫智离开我的身边、友行开始不久之后,那两个女生便叫坐在一旁的丫智到她们身边,然后,更主动拉丫智的手摸她俩的身体。

以前跟他们都发生过这种集体性爱游戏,丫智也并非没有摸过其他女生,只是,今次我总觉得很碍眼,心里感到很不是味儿,也许是这两个女生之前太鄙视我,又或者是她们过份主动,但肯定的是,是当她们捉着丫智的手摸到她们的乳房上时,她们向我投以胜利的目光。

友行与子建察觉到这一丝丝火药味道,二话不说取来震蛋,子建震动我的阴核,友行卖力地抽插我,丫发与大雄留意到状况,亦立即採取行动,抽插身下之人。这时候,丫智双手依然爱抚着该两个女生的身体,那两个女生非常享受,呻吟声一再希望比我的响亮,我们三人就暗地里比着呻吟声的大小。

友行完事后到子建干我,其实我很想唤丫智回来让他干我,即使不是先干我,留在我这边也好,我真的不想看到丫智的手抚摸她们。可是,友行才刚抽离我的小穴,子建已急不及待补上。

那两个女生都留意到我欲唤回丫智的神情,她们立即捉着丫智的手,不断按压丫智的手使他更用力地挤压她俩的乳房,还说丫智的手搓揉得她俩好舒服。丫智都察觉到我们三个女生间的火药味道了,他向我投以无可奈何的眼神,并示意我稍安无躁。

这时候,大雄都完成第一次了,友行亦很快回气,补上大雄的位置。大雄的伴侣立即改变姿势,摆成狗仔式,丫发的伴侣随即採取同样姿势,并排着摆出狗仔式的姿势。友行和丫发便轮流抽插她俩的小穴,同时享受两种不同的感觉。

当她俩摆出狗仔式后,立即唤丫智脆到她俩面前,她俩竟不知羞耻地抢着丫智的热棒吸吮!

我从来不喜欢口交,总觉得男人那话儿长得很噁心,没错,那话儿能带给我很大的快乐,但是,我真的不喜欢口交,将那话儿一放进嘴巴里就想吐。我也有试过替丫智口交,但次数极少,丫智知道我不喜欢口交,亦没有勉强过我,这是我最感恩惠的事。

正因这个原因,在举行集体性爱之时,我都不会介意别的女生替他口交,但他竟然主动为我「守生如玉」,每当有女生主动要替他口交,他总会尽快找藉口避开她们的进攻。这次他亦想避开,奈何两个女生太过热情及霸道,紧紧握着丫智的热棒不放,嘴吧两侧的腮帮子不断一凹一凸的,要命地吸吮着丫智。

丫智又再向我投来无可奈何的目光,我知道他是逼不得已的,便默许他继续享受她俩的服务。当我默许以后,丫智的表情迅即改变,之前还是一脸无奈,转眼间是一脸陶醉与享受。没有想到丫智的表情会变得这样快,究竟刚才是他故意装作无可奈何的表情,还是这两个女生真的吸吮得使他感到极大畅快?

两个女生亦明显感受到丫智的变化,不再紧紧抓着丫智的热棒,更加从容地吸啜热棒,两个轮流含着丫智的热棒吹奏不同的乐章。这时丫发亦完事了,落空的那个女生竟然起来将丫智按下,使他躺在床上,更张开双腿跨坐在丫智身上。

我们都知道那个女生想干甚幺,众男士立即出言提醒说丫智是不会跟别的女生做的,丫智只会跟我做。那个女生扭头看一看我,说道:「佢都比第个男人插紧啦,佢可以比人插,点解丫智唔可以插第个女仔?哼!丫智,我而家问你,你想唔想插我丫?」

又再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丫智竟然点头,那个女生耀武扬威地说这是你情我愿,便一手握着丫智的热棒,瞄準了位置向下一坐,她的小穴便吞没了丫智的热棒。她欢慰地「啊」了一声,然后便扭动腰肢,拼命上下移动吞吐着丫智的热棒。

我呆掉了,即使子建在我小穴中进行最后冲刺,我都没有反应,我呆望着丫智,他对我再次投来抱歉及无何奈何的目光。然而,我还来不及回应他,他的眼珠便回到前方,目光落在骑着他的女生胸前,他伸手去抓那双剧烈晃动着的乳房,他在享受着这次性爱。

子建完事了,又再雄赳赳的大雄迅即补上,他插入热棒后,我难过的心情被快感淹没,暂时得以压制。

这个时候,丫智完事了,另一个女生刚好闲着,立即拔走丫智热棒上的安全套,将丫智黏着精液的热棒放入口中吸吮。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情,那个女生吸啜了一会儿,丫智稍微软下来的那话儿又再擡头挺胸,準备再上战场。

那个女生迅速变换姿势,摆出诱人的狗仔式,高高翘起屁股,左摇右摆地磨擦着丫智下体。丫智套好安全套,一手握着她的屁股,然后另一手朝另一边屁股煽了一把掌,发出响亮的「啪」一声。

那个女生不明所以,正要回头询问,丫智双手立即紧握她的屁股,腰肢朝她的小穴挺进,那个女生没来得及问话便发出「啊」的一声,然后变成呻吟声。丫智在整个过程中没有看过我,他一边抽插,一边拍打女生的屁股,虽然力度不算是很大,依然发出一响亮的「啪啪」声。

这时候大雄动作稍缓,他伏在我的身上,一手搓着我的乳房,一手支撑着身体,吻上我的嘴巴。我敷衍地回应他的吻,还好他收到我的回应后很快便转移阵地,吻我的下巴,吻我的脖子、锁骨、乳沟、乳房,最后是乳尖上的嫣红。

他啜吻了好一会儿后,扳过我的身体,要我摆出狗仔式。他用舌头在我的阴部舐了数遍,然后才插入他的热棒。他再次插入后,我又获得强烈的快感,我一边呻吟,一边偷看丫智,他已经进行最后冲刺,不消一刻,丫智再次完事。

也许那两个女生已经观察到我与丫智之间甚幺事情会做、甚幺事情不会做,就在丫智射出滚烫的精液后,热棒还未从小穴中抽出来,那个女生便说:「今次我唔同你女朋友争嘢食啦,由佢负责番啜乾净你支棒。」语毕,朝我投来戏谑般的目光与笑容。

另一个女生听罢,即使被假阳具抽插着,依然欢天喜地的拍手和应。丫智这时亦从小穴中抽出热棒了,那个女生立即替丫智拔去安全套,并将丫智推向我面前,因为我正摆着狗仔式,丫智又湿又黏的那话儿正好落在我的脸庞前。

友行等人熟知我的喜好,纷纷叫那个女生别生事,奈何那个女生装作不为意,继续道:「唔係嘛…… 你哋唔係想话我知,佢身为人哋女朋友,竟然都唔肯同自己条仔含呀?佢比人插到反白眼都得,但要佢含就唔制?点做人条女架?」

另一个女生立即和应,我懒得理会她俩的话,我知道丫智了解我、明白我,才不会因为她俩的话而不快。丫智果然没甚幺表情,没有看我,只是静静的跪着,双手温柔地揉搓着那个女生的乳房,似在安抚那个女生。

可是,那个女生见丫智没甚幺反应,又说道:「你係咪男人嚟架?乜都听晒条女话,又任得佢起出面勾佬比第 d 男人摸,任得佢比第个男人睇,而家连叫佢含两嘢都做唔到?睇唔出你堂堂一个大男人,连个女人仔都搞唔掂!」

此话一出,友行几人幸灾乐祸,直说我一直不肯用口,又说丫智太迁就我了。才几分钟的瞎闹,丫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我心感不妙,也明白到众人的话语经已刺激到丫智,损害了丫智的面子。

我好想出言帮忙,无奈却想不出该说甚幺,我更加没有可能以行动来帮忙,丫智那话儿刚刚抽入过两个女生,儘管有用安全套,但做爱之前亦被二人含啜过。而且,那话儿浸泡过精液,感觉很髒,我才不要放进嘴巴里。

我心里替丫智难受,打算等会儿再安慰丫智,这时大雄依然抽插着我,我不想分神多想,只希望好好享受大雄带给我的快感。我耳中听着众人继续瞎闹,小穴感受着大雄的撞击,口中发出声声动听的呻吟……

突然之间,我张开着呻吟的嘴巴被填塞了,一阵浓烈的酸臭味道从舌头的味蕾传递而来,鼻子嗅到淫水的气味,我愕然地睁大眼睛,眼前一堆湿润的阴毛,眼珠往上看,是丫智的那话儿!

耳中传来众人的大声吶喊,并且不断称讚丫智的神勇。我想吐出来,但丫智一手抓着我的头髮,将我的头前后晃动。大雄看到这个形势,立刻加强抽插的力度与速度,使我的身体自然地前后晃动,协助我的嘴巴更轻易吞吐丫智的热棒。

我既感噁心又感难过,之前他在我的面前插别的女生已经伤透我心,如今更因为她俩的煽动而逼我做讨厌的事情,更是令我又羞又怒。我摇头表示不要,但丫智已经不管我了,他的腰肢前后摆动,我的身体亦因大雄的抽插而前后晃动,就这样一边含啜着丫智的热棒,一边闷声呻吟。

丫智并未试过这样被我含啜吧,加上众人的吶喊助威,软软的那话儿很快便硬起来了。他伸手用力地抓我的乳房,力度使我发痛,一手仍然抓着我的头髮使我头部微仰的看着他。大雄在后面开始奋力撞击,我又羞又怒却又兴奋的情绪使我眼角渗出泪水,一阵沈重的闷声呻吟过后,他终于完事。

丫智同时抽出已经发硬的热棒,走到我的身后,叫我躺下来,他竟然将一颗启动了的震蛋用胶纸紧紧地黏在我的阴核上面。我立即感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丫智立即要我摆出狗仔式,扳开我的屁股,一下挺进插入我的小穴。

丫智一开始便快速地插我,我的一双乳房亦被人搓着,丫智的抽插加上阴核传来的快感,我迅即再来一次高潮,小穴涌出大量爱液,随着丫智的快速抽插而四下喷溅。

丫智似乎好兴奋,抽插的力度与速度一再提昇,我感到阴核又热又涨,这一趟高潮还没消退,下一波高潮又要来了,爱液加速喷射。我疯狂呻吟,小腹继续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痠软酥麻,小穴不断喷洒出滔滔江水。

我好像昏倒过,又好像感到异常的晕眩,我呻吟得声嘶力竭,我的阴核好像快要爆开似的,丫智更加疯狂地插我,我的小穴自从喷出第一条水柱后,一直没有停歇过,不断喷射出无数条忽远忽近的水柱。

终于,丫智射了,丫智在我小穴里射出热烫的精液,我瘫软在床上拼命喘气,双手已抖颤着拔走那颗震蛋,因为被插得神智迷糊,在不小心之下,拔出的胶纸上黏着一些阴毛,那刺痛的感觉唤起心里的痛,眼角又再渗出眼泪。

我还没来得及伤心,丫智又再将他的热棒塞入我的嘴巴里,我又再被逼含啜不乾净的热棒,上面不单有精液的味道,还有淫水的味道。我无奈地吞下了那些不洁的液体,胃里一阵翻搅,我强行压下呕吐的冲动,但未能压下眼眶中的泪水,脸上立即多了两道涴涎小河。

丫智看到我的眼泪,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不安,但其他人依然瞎闹着,叫他不要管我的情绪,应该趁势压下我的火焰,使我以后完全顺服他。就这样,我在众人面前再次吸啜丫智的热棒,吸啜了好几分钟。

丫智抽回那话儿,迅速穿上衣服,众人不明所以,丫智说到楼下找刚才的保安员上来,让他来干我一次。我瘫软在床上,眼泪依然流淌,我从没感受过如此这般的心痛,此刻,我的心痛得厉害,痛得我难以呼吸。

然而,其他人才不管我的眼泪,男士们继续把玩我的身体,两个女生几续说着侮辱我的话。友行将我拉到大厅等候明叔,不多久,明叔出现了,他一脸惊讶,丫智直说因为我不听话,现在责罚我,要我跟别人做爱。

友行将一个安全套扔向明叔,而明叔亦不再多想,立即上前爱抚我娇美的胴体,起劲吸吮我的乳头,用力挤压我的乳房。然后将我推倒沙发上,擡高我双腿,细看我的阴部后才插入他的热棒。

明叔完事后匆匆离去,我听到他们说沐浴睡觉,两个女生首先到浴室清洗,她们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,拉起丫智的手,示意三个人一同洗澡。丫智没有看过我便跟着走,他们洗澡后便上床睡觉,虽然两个女生一直挟住丫智,丫智由始至终没有理会过我,没有看过我一眼。

其他男士接着洗澡,最后到我,我彻底沖洗乾净身体,甚至大吐特吐。以往也有在这里过夜的经验,有我的梳洗用具,我彻底地清洗口腔,然后静悄悄地穿好衣服,再静悄悄地离开这间房子。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0-07-11更新.